评论

勿想坐轿轻松进天堂

唯靠耶稣基督

说到莱尔(J.C.Ryle,1816—1900),国内的很多基督徒读者可能还比较陌生。莱尔是19世纪杰出的福音派传道人,著名的基督教作家。在他那个时代,作为福音及改革宗信仰的倡导者和支持者,莱尔很为人所热爱。《圣洁》可称是莱尔最著名的作品,这本书自1879年出版以来,一直畅销不衰,令无数读过它的人心存感恩。著名的钟马田牧师在为本书英文版写的序言中说:“我永远不会忘记,大约二十多年前,我在一间旧书店里偶然碰到这本书,阅读它时的满足感——既是灵性上的也是理性上的。”当代著名神学家巴刻也在他的《活在圣灵中》称本书对他产生过重大影响,曾帮助他走出年轻时经历的一场灵命危机。

莱尔写作《圣洁》一书是有其针对性的,当时,英国正在兴起一场圣洁运动——凯锡克运动,但关于圣洁和成圣,这一运动中存在不少错误的观念。于是莱尔写作本书指出各种对于圣洁的错误理解,并阐述了圣洁的本质和成圣的道路。本书中译本导言提到,中国基督徒非常熟悉的戴德生、慕安德烈、慕迪都持凯锡克的成圣观,且中国内地会2/3的宣教士都是凯锡克运动的果子,由此可见凯锡克运动对中国基督徒成圣观的影响非常深远。或许是出于这层关系,《圣洁》一书对我们当代的中国基督徒而言显得很必要和适切。

莱尔对当时代信仰状况和一些错误观念的针砭,非常适用于描述现今的中国。例如,在引言中,莱尔写道:“我深信,多年来在这个国家,当代的基督徒对圣洁的践行、个人向上帝完全的献上没有足够的重视。政治、争论、党派主义和世俗吞噬了我们许多人心中活泼的敬虔。因此,个人圣洁这个主题已可悲地被边缘化了。在许多地方,圣洁生活的标准令人心痛地低下。”在另外一处,他提到:“一直令我感到忧伤的是,在这个国家中,在自称为基督徒的人中,他们日常为人的标准在不断地降低。仁爱、恩慈、无私、谦逊、柔和、宽厚、舍己、行善的热心以及与世界分别——这些基督一样的性情,在今天都没有得到应有的赞赏,也不像在我们祖辈的日子里那样受到赞赏。……过去这二十五年中,物质上的极大丰富,导致了世俗化的瘟疫流行,使人沉溺于享乐和生活中的安逸。曾经被我们看作奢侈的东西,在今天是必需品或小康水平,于是舍己和受苦不被人所知。……我们必须认识到,我们很有可能在过着一种懒散、安逸、半世俗化的生活,与此同时却高举福音派教义,称自己是福音派人士!”(15—16页)凯锡克成圣观的问题之一是割裂称义和成圣,将基督徒分为“属肉体的人”(称义但没有成圣)和“属灵人”(成圣),由此导致一系列的信仰误区,例如产生止步于拿到“天堂门票”(称义)的基督徒,“他们相信天国,但看起来却不是那么向往它;他们相信地狱,但看起来却不是那么惧怕它。他们爱主耶稣,但是为他做的事情却是那么少。他们恨恶魔鬼,但是看起来却常常想要和它为伍。他们知道日子减少了,可是活着的方式却好像是天长地久。他们知道他们要争战,但是在人看来他们却是在和平年代。他们知道他们有路程要奔跑,但是他们看起来却是原地不动。他们知道审判的主就在门口了,将来要有忿怒临到,但是看起来仿佛是半梦半醒。”(179页)

莱尔一针见血地指出各种问题,却不是单纯的指责和批驳,他更注重的是向读者阐释真道,将读者引向基督。在诸多鞭辟入里、精彩纷呈的分析和阐述中,莱尔关于基督徒“争战和代价”的教导特别令我印象深刻。

我们这个世代似乎很盛行传“廉价的福音”,我们常常热心于向非信徒列举信耶稣的种种好处,却只字不提作门徒的争战和代价。我桌上的福音小台历上就印着这样一段话:“亲爱的朋友,这是大喜的信息!神不是呼召你来做工,乃是要白白赏赐给你满足与喜乐,享受他生命里一切的丰富……”单单地宣扬这样的信息,在莱尔看来,是混淆了称义和成圣。称义是白白得来的,在称义上,人的工作毫无位置;但成圣却需要人付上代价,竭力做工,而只有走在成圣的路上,才有真正的喜乐与满足。

基督教会中也一直存在着一种危险,那就是逃避争战,逃避受苦。我们很多基督徒可能都有这样一个观念:基督教信仰应该使生活更美好、更幸福,对我们而言更容易,而不是更艰难。对于生活中遇到的艰难和争战,我们会理所当然地认为或寄希望于——上帝会让我们尽快脱离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即便成为基督徒,我们很多人生活的目标可能依然是安逸、身体健康、成功、富足。我们可以依旧我行我素,过与世人一样的生活。我们可以保持中产阶级世俗的生活,只是需要再加上确信:地上有上帝的恩典保护我,天上有天堂的美好等着我。或者有些人虽然嘴上称自己是基督的精兵,理论上也明白作基督的门徒就是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他,但事实上内心深处,他们可能并不真正接受基督徒的一生都是莱尔说的那样,“人在战场”,他们“一时看起来是很好的士兵,他们高谈阔论他们将要如何如何,但是等到战斗来临的时候,他们就可耻地临阵脱逃了”。

而莱尔一再强调:作为基督徒,不要想坐着轿子轻轻松松上天堂!他大声提醒我们:“真正的基督信仰是一场争战,真正的基督徒是蒙召成为一名战士!”为什么基督徒必须争战,莱尔认为,这是圣经直截了当的教导。而且,因为“所有人都天生有一颗充满了骄傲、不信、懒惰、爱世界和罪恶的心。所有人都活在一个充满了灵魂的陷阱、深坑和网罗的世界。所有人都有一个忙碌的、不休息的、恶毒的魔鬼在身边”(71页),所以基督徒必须要时刻警醒,与肉体、世界和魔鬼争战,否则就是失败。他尖锐地指出,很多所谓基督徒的信仰并不是真正的、纯正的基督教。“成千上万的男男女女在每个礼拜日去教堂,称自己为基督徒。他们的名字也在受洗名册上。当他们活着的时候,他们被算为基督徒。他们也按基督教的仪式结婚。他们死的时候也是作为基督徒被埋葬。但是关于他们的信仰,你看不到什么‘争战’!对于属灵的挣扎、努力、冲突、舍己、警醒和争战,他们根本上一无所知。这样的基督信仰或许能满足人的要求,而且如果有人对此提出反对意见,就会被看为粗鲁和不友善;但是,这实在不是圣经上所说的基督信仰。这不是主耶稣所建立的信仰,也不是使徒们所传讲的信仰。这不是产生真正圣洁的信仰。”(67页)

   莱尔认为,一个人若想得救,他必须要准备好舍弃些东西。一个人若想要侍奉基督,他必须肯付上牺牲,也就是说,做真正的基督徒是要付上代价的。有人可能会说:神的恩典是白白得来的,是不需要付任何代价的,主不强求我们做任何我们不愿意的事,因为他的轭是容易的,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……。莱尔说:“我承认,如果只作一名表面上的基督徒,几乎不用付什么代价。他只要每个主日作礼拜,一周之内在道德上说得过去,平时做到大多数人在信仰上达到的程度,这就可以了。这些都是肤浅廉价的事情:不需要你有什么舍己和自我牺牲。如果这就是救人的基督教,如果这在我们离世的时候能够把我们带入天堂,那么,我们就必须改写对生命之道路的描述了,将其改为:‘通往天国的门是大的,道路是宽的!’”(87页)事实是,根据圣经的原则,作基督徒确实是要付上某些代价的。“信主并不是把人放在轿子里,轻轻松松地上天堂。信主是一场艰苦战役的开端,赢得这场战役,需要付上许多的代价。”(88页)莱尔呼吁读者认真思想,自己有没有为信仰付代价。“很有可能,你的信仰没有令你付任何代价。很可能它既没有令你付上受苦的代价,也没有令你付上任何别的代价,就如你的时间、你的思想、你的心思、你的劳苦、你的读经、你的祷告、你的舍己、你的争战、你的作工、你的辛劳,或是别的。现在,记住我所说的,这样的一种信仰不是能救你灵魂的信仰。这样的信仰,在你活着的时候,不能带给你平安,在你死的时候,也不能带给你盼望。这样的信仰,在你遭受苦难的时候,不能带给你力量,在你面对死亡的时候,也不能带给你喜乐。一个不需要付任何代价的信仰是一文不值的信仰。”(101页)

    那么,做基督徒需要付怎样的代价、舍弃什么呢?莱尔列了一个清单。首先要舍弃自己的罪,“他必须甘愿放弃一切在上帝眼中看为恶的习惯和行为”。有些罪,可能在世人看来是无所谓的、正常的,比如撒谎、婚前同居、堕胎,但无论周围的世人如何看,“他必须弃绝罪,与罪摔跤,脱离罪,与罪争战,将罪钉死,刻苦己心胜过它。他必须真诚地、不含糊地这么做。他绝不能与任何一项他所贪爱的罪和平相处。他必须把所有的罪都看为自己致命的仇敌,并憎恶一切的假道。无论是大罪还是小罪,无论是显明的罪还是隐秘的罪,他必须都要彻底地弃绝。罪可能每天都在与他摔跤,而在有的时候,几乎胜过了他。但是他绝不能向罪屈服。他必须同他的罪打持久战。”(89页)论到罪的微妙性和诱惑性,莱尔的叙述也很精辟传神,“我们很容易忘记,罪的诱惑不会照着它本来的面目呈现在我们面前,对我们说:‘我是你的仇敌,我要毁了你,永远把你丢在地狱里。’罪到我们面前来,就像犹大一样,是用一个吻,也像约押一样,向我们张开双臂,又说夸赞的话。不当吃的果子在夏娃看起来十分悦人眼目,是可喜爱的,却致使夏娃被逐出伊甸园。在宫殿的平顶上散步看起来不会有什么,却以犯奸淫罪和杀人罪告终。在一开始,罪很少看起来像是罪。”(9页)莱尔提醒我们,很多时候我们不把罪当作仇敌去恨恶,“罪对我们而言就好像是我们的孩子一样:我们爱它们,拥抱它们,离不开它们,以它们为乐。与它们分离就像砍断我们的右手或是挖出我们的右眼。但是我们必须这样做。我们必须要弃绝它们。……基督乐意接纳任何一个罪人。然而,如果一个人执意沉溺于罪中,基督不会接纳他。”(89页)

    其次,莱尔说,要舍弃安逸的生活。的确,人的本性都喜爱安逸的生活。安居乐业,身体健康,家庭幸福,心想事成,万事如意……这些都是世人常用的祝福语,就如有一首诗歌里写的那样,我们都想天色常蓝,常晴无雨,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,前途尽是平坦的大路,任意驱驰。但是,这些事,神都未曾应许,相反,神的应许是:你们在世上有苦难。“如果人想要成功地奔走在这条通往天国的道路上,他必须忍受痛苦,承受苦难。”但不是说只有苦难,主说:在我里面,你们有平安。感谢主,他是我们的避风港湾,是我们苦难中的盼望所在!当主呼召我们走一条路的时候,我们不当因着害怕安逸的生活被打破、害怕某些属世的损失而逃避不去行。

第三,莱尔说,要舍弃世界的宠爱。基督徒若想要讨上帝的喜悦,他就要安心于被人非议。甘于被人嘲笑,被人讥讽,被人诽谤,被人逼迫,被人仇视。“如果人们嘲讽他所表达和实践的信仰,他也不要为此惊讶。他必须要安于被许多人看作傻瓜、宗教狂热分子、极端分子,不在乎别人对自己所言所行的扭曲。”这的确是很难做到的,我们生性想要讨世界和周围人的喜欢,“我们本能地不喜欢被别人不公正地对待。被别人诽谤,无故地被别人中伤是一件很难令我们忍受的事情。如果一个人不希望被周围的人认可,他就不是有血有肉之人了。被别人诋毁、被别人离弃、被别人中伤、孤单一人,这些都是让人感觉不舒服的。但是除此之外,别无选择。我们的主所喝的杯,他的门徒们也要喝。”(90页)真正的基督徒会失去世界的宠爱,被这个世界敌视,却要得到神的喜爱,这是荣耀的事。但要注意,是因为表达和实践我们的信仰被敌视,不是因为别的,才是荣耀的事。若我们因为自己的罪、自己当守而不守的本分、自己的血气而遭世人唾弃或嘲讽,那是羞辱主的名。

莱尔强调,基督徒的争战是持续不断的,没有歇口气的时候,因为我们与之争战的仇敌没有节假日,不打盹儿也不睡觉。“周中也好、周末也好,私下也好、公开场合也好,在家中壁炉旁也好、在外面也好,在小事上如管理口舌和脾气也好、在大事上如管理国家也好”(72页),他告诫我们,要时刻、在凡事上警醒。

对于如何得胜争战,莱尔的秘诀是:“惯常的、活泼的信心,就是相信基督的同在,以及他随时愿意来帮助我们。”但他也提醒我们:“信心是有大小的。不是所有人信的程度都一样,即使是同一个人,也有信心的起起伏伏,在一些时候会比在另一些时候信得更热忱。根据他信心的程度,一名基督徒或争战得好或争战得坏,或成功或经历偶尔的挫败,或凯旋归来或输掉战役。那有最多信心的人,总是最有喜乐,最得安慰的战士。除了确信基督对自己的爱和始终的保护之外,没有什么能够减轻打仗带给一个人的压力了。除了确信基督在他的一边并且胜利是必然的之外,没有什么能够使他忍受警醒、争战和打仗所带来的疲惫了。”(74—75页)他呼吁基督徒每天都要祈求主加添给我们信心。

针对基督徒当中存在的对争战的反感和畏惧,莱尔分享说:“真正的基督信仰是一场美好的战役。”基督徒的争战截然不同于世上邪恶的战争,是美好的。原因是,这场战役有最伟大的统帅——主耶稣基督;有最好的帮助——圣灵内住;有最美的应许;有最好的结局;有益于打仗之人的灵魂;有益于世界;最终给一切打仗之人带来荣耀的赏赐。故此,莱尔呼吁:“为着你自己福乐的缘故,从今日起下决心加入主的阵营,离弃你过去的麻木与不信,从这个世界弯曲悖谬的风俗中转离。背起十字架,作一名主的精兵。‘打那美好的仗’,你会有喜乐与平安。”(81页)

愿每个寻求成圣的基督徒都谨记莱尔的提醒:“没有争战,在我们活着的时候,就没有圣洁;在我们死的时候,就没有荣耀的冠冕!”(84页)

如果说很多神学书籍是帮助我们更好地汲取、消化灵粮的工具,那莱尔的《圣洁》则像是针对信仰方面的流行病所开的诊断书和处方。我想,没有人是免疫于这些病的,所以,甚愿更多的弟兄姊妹来读这本宝贵的书,从中受益



最后一次编辑于  2020-12-05  
点赞 0
收藏
评论
登录 后发表内容